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宏观政经

首页    >    福卡洞见    >    宏观政经

暴雨、暴热、极寒······极端气候到底有多“要命”?

发布时间:2020-08-18    浏览次数:
0

导读:2020既非空前,也不会绝后。


2020年天灾不断:


从去年9月开始的澳洲大火一直持续到年初,紧接着东非蝗灾爆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菲律宾塔尔火山爆发,新冠疫情席卷全球;


进入6月,暴雨天气、暴热天气频繁光顾,韩国济州岛梅雨季持续49天,刷新历史新高,日本九州地区暴雨造成70多人死亡,7月中国洪涝灾害造成3817.3万人次受灾、56人死亡失踪、299.6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


西伯利亚局部地区气温已升至30摄氏度以上,北极升到历史新纪录38℃的极端天气。有人甚至把2020年称为电影《后天》的现实版。



 01


2020:既非空前也不会绝后




极端天气的肆虐并不是2020年的特有。2007年,英国发生200年一遇暴雨;2010年,海地大地震造成超过22万人死亡,巴基斯坦惊现世纪大洪水,俄罗斯爆发百年大旱;2011年,美国龙卷风席卷美国死亡过百万,日本大地震使得超过1.5万人在地震和随后的海啸中丧生;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造成8000多人死亡;2017年,飓风重创北大西洋;2019年,美国多城突破零下50度,打破340多项历史纪录,澳大利亚多地气温接近50℃,打破80年来的纪录。


面对近年来的各种天灾,人们束手无策。然而,根据世界各国科学家、专家、学者的判断,极端天气将是未来的常态。全球36000多个气象站的气象数据验证了科学家此前的推断:随着地球变暖,夏季热浪和强降雨将会更加极端、频繁和强烈,且时间更长。这表明,天灾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极端天气带来的经济损失也同样惊人。根据联合国发布的《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1998年至2017年,气候相关灾害造成的损失高达22450亿美元,比1978年至1997年期间增长151%。


仅去年11月席卷美国加州的大火就造成高达165亿美元的损失。


标普全球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约15%的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开披露了极端天气对公司收益的影响。


然而,天灾影响的不只是经济,还有社会发展进程。



02


罗马帝国的萧条: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罗马帝国的兴盛得益于寒冷的天气。建城初期,罗马被山毛榉树林包围形成屏障,冬天连续数月河水封冻,这让罗马城隔绝于外,蓄积能量。当天气转暖之后,包围罗马城的山毛榉树林就退到高山之上。在温暖的天气之下,罗马帝国将此前积蓄的能量释放,迅速向外扩张。


然而,罗马帝国的衰亡同样也因为严寒。公元5-6世纪,全球迎来了一次改变历史的寒冷。寒冷的气候下,太阳辐射减少,洋流发生改变,还带来了干旱。罗马帝国北非的粮仓因此歉收,而北方受到寒冷气候的影响也不适于人类生存。


与此同时,罗马当时的邻居日耳曼人尚武善战,早就垂涎于富裕的罗马帝国,此时衰弱的帝国正好成为他们躲避寒冷的避难所和掠夺对象。


防御空档也给了日耳曼人以可乘之机。由于多年的严寒天气,多瑙河与莱茵河经常封冻,罗马帝国对于北方边界放松警惕,没有设防,让罗马边界完全暴露在彪悍的日耳曼人面前。日耳曼人趁虚而入,开启了“民族大迁徙”。


这种情势下,尽管罗马帝国举全国之力应对,但首都罗马等地自然灾害频发,地中海一带农作物歉收,经济衰退,内忧外患下,公元476年,罗马帝国寿终正寝。



 03


1816:“无夏之年”的全球革命



1816年欧洲、美洲,甚至亚洲都遭受了低温的侵袭,北半球平均气温下降了0.4℃-0.7℃。美国从3月开始气温变冷,5月飘雪、河面结冰半英寸,从6月到8月连续三个月气温一直持续在零度以下,几乎所有绿色植物都冰封在霜降之下,这造成粮食极度匮乏。进入9月,温度甚至下降到零下32℃。这一年,粮食大面积歉收,玉米和谷物的价格急速上涨,因此,1816年也被称为“饥饿之年”。


饥荒下,农民开始往西迁徙,很多美国农民到西北部寻找机会。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改变了美国的农业结构,产粮区从东部向西转移,由此形成了美国中西部开发浪潮,带来了美国疆土扩张。1816年印第安纳州作为第19个州加入美国,1818年伊利诺伊州成为美国第21个州。


欧洲则是遭受低温加暴雨双重打击。据当年的《泰晤士报》报道,暴风雨、罕见的降水导致欧洲许多河流,比如莱茵河泛滥。1816-1819年爱尔兰爆发了斑疹伤寒传染病,大约10万爱尔兰人死亡。另据英国BBC根据瑞士的档案资料推测,1816年的死亡率是之前平均年份的一倍,即20万人。


恶劣的天气造成1816年粮食歉收,从不列颠群岛到欧洲大陆,到处满目疮夷,社会秩序几近崩溃。这被西方学界称为“西方世界最糟糕的一次生存危机”。这一年欧洲大部分国家都经历了“粮食骚乱”,这使得欧洲人的革命激情被点燃:法国政府倒台,保守的黎塞留公爵组织新政府;德国的革命之火有点缓慢,1819年,巴伐利亚城镇维尔茨堡爆发了近代史上第一次反犹太人骚乱,后来又蔓延到全德国,并发展至阿姆斯特丹和哥本哈根。


亚洲情况也同样恶劣。印度由于延迟的季风,夏季阴雨连绵,这加剧了霍乱的传播,使得疾病从恒河流域的班加罗尔一直蔓延到莫斯科;此时的中国云南地区发生大面积灾荒,被称为“嘉庆大灾荒”,是有记载的云南规模最大、最严重的一次灾荒。这之后的一个半世纪,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一直下降。而之前的一个多世纪里,中国GDP年均增速曾是欧洲的4倍。历史学家把此后的萧条称为“道光萧条”,它开启了中国经济的转折点,也是后面激起民变的重要因素。



 04


中国:气温震荡下的历史进程



纵观中国历史发展进程,气候的影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据专家分析,从公元前650年到公元2000年,中国经历了3个数百年大时间尺度交替震荡下行的降温期和震荡上升的升温期。它们也分别对应着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


比如,公元前170年正处于气温震荡下行期,天灾频发,那时正是混乱的战国时期。


在这之后,中国经历了390年的升温期,天灾较之前明显减少,这时候,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两汉王朝时期,温暖的气候成了一段时期内社会长治久安的基本条件。其中,西汉的文景之治和昭宣之治都出现在两个年平均气温最高的时期。


随后,中国又历经330年降温期,由此开启了大灾大难的阶段,对应的是战乱不断的魏晋南北朝时期。


当然,气候天灾只是历史事件乃至历史发展进程的影响因子之一,但确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那么,它还有哪些重要的影响?对世界格局、中国未来的发展,又将带来哪些历史性的改变?更多精彩内容可参阅福卡智库内参文章《气候大周期,中国得失?》    



微信图片_20200525085959.png


  • 其他文章:

政府专项咨询类

福卡智库财经传媒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