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宏观政经

首页    >    福卡洞见    >    宏观政经

市场有真有假,可是中美都无法绕过信用问题

发布时间:2019-04-12    浏览次数:
0

导读


信用关系定价权、事关国之根本,是中国绕不过去的坎,也是中国必须攻克的阵地。



中美摩擦,市场受伤


中美贸易摩擦将近1年,其过程的跌宕起伏不但远超最初社会的普遍预期,而且也让市场经济最基础的逻辑,即信用备受冲击。


贸易摩擦伊始,就有一种言论认为,美国之所以会在贸易问题上“动干戈”,主要是因为中国加入WTO以来,一长串的入世承诺清单没有兑现。


而随着贸易摩擦的演进,广受关注的华为事件却让人们赫然发现,市场经济的典型模范生美国竟然也以国家机器的力量来破坏公平竞争。


事实上,随着国家间竞争日益激烈,国家机器更多地介入到市场,过去人们所信奉的自由市场在现实中愈发变异,即,市场经济原则是有条件的,只有在常态、和平期、不触犯到国家利益时,才被执行;而一旦触碰到核心利益,市场经济原则就往往被国家原则碾压而变成有弹性的。


对此,我们之前的文章《真市场还是假市场?中美角色是否互换?》中有详细的分析论述。


尽管如此,市场经济依然是当下人类社会运行的基础,人类社会的有效运行仍然离不开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的有效运行离不开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


然而,此前,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针尖对麦芒不只揭开了中美关系的矛盾,也搞坏了各自的营商环境。


大国掐架,首先受伤的就是企业。


比如,哈雷摩托和特斯拉就因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而“离家出走”,将生产转移海外来规避风险。


而中国的中兴、华为则先后成为矛盾指向的目标。


长期以来,在欧美看来,中国行政之手太长,营商环境自然好不到哪去,但美国突然觉醒WTO让中国最受益,反过来以退群、贸易摩擦等破坏规则,以国家权力干预市场,实则比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一步来说,“刀光剑影”的贸易摩擦损害的是市场经济的底层根基,即信用。


特朗普自以为棒打中国制造就能拯救美国制造,殊不知市场经济达到巅峰势必走向金融,金融的登峰造极才是美国产业空心化的罪魁祸首,即便没有中国制造,特朗普也喊不回美国工厂。


将生产转移海外的哈雷,就让想逼迫哈雷放弃生产转移的特朗普很是尴尬。根据哈雷公司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其整体业绩逆势增长。


虽然哈雷在美国本土的销量大幅下滑至13.3%,而在欧洲市场,哈雷的销售额实现了高达67%的增长。


显然,过去一年多,特朗普发起贸易摩擦的举措实际是美国以信用透支来遏制中国崛起。


当然,不得不说,中国自身在信用问题上也并非无可指摘。


且不说,用30多年走完西方300多年的几重文明几重天,仅是从计划经济半道拐弯到市场经济上,就已注定“政府+市场”的“二人转”将让中国的信用先天不足。


再加上,市场经济不成熟、资本尚未完全开放,中国本就“摸着石头过河”,即便搭上世贸快车也未完全与世界接轨,如今的扩大全面开放也只是兑现当初承诺罢了。


以此来看,在贸易摩擦背后,市场经济的基础逻辑,信用问题以及连带的营商环境问题也被顶到了杠头上。



美国:信用被利益劫持


除了国家间的“争斗”让市场信用受损,市场自身衍生的信用机制也开始不靠谱。


要知道,2008年金融危机虽是华尔街金融衍生惹的祸,但评级机构枉顾事实给予次级抵押债券最高信用评级,才导致了信用错配(贷给低信用者),自然脱不了干系,更难辞其咎,因为评级机构在市场好时助纣为虐,市场不好时落井下石。
 

若非穆迪一夜调低400多种次贷评级,标普将612种债券列为观望,次贷危机怎会集中爆发?


这也难怪2009年美国俄亥俄州政府直接起诉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了。可还没坑完美国,欧洲又因三大评级机构同时下调希腊主权信用评级而爆发欧债危机,恰恰印证了弗里德曼所认为的评级机构的“霸权主义”:“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
 

尤其伴随越来越多国家依赖发债度日,美国又用法律规定评级合法性和认证制度,给予三大机构垄断的权力,时至今日,三大巨头牢牢占据全球评级业务的96%,即是明证。但问题是,不单评级决定“把钱给谁”让信用缺乏“三公”,西方法律赋予特权及美国的双重标准,更让信用被利益劫持。


最关键是,信用评级迄今未找到客观中性的商业模式,当下发行人付费盈利模式天生自带缺陷,正所谓“拿人的手短”,陷入“花钱买评级”也就可想而知。


再加上,评级报告在理论上只是咨询意见,没有法律责任约束,利责如此不匹配,又岂能让信用成为未来社会的通行证?



中国:信用被异化


信用自然被顶在了风口浪尖,中国尤甚。2018年中国信用评级行业最大的丑闻非大公国际涉嫌高价售卖公司信用评级。
 

虽说,信用评级行业本戴着资本镣铐起舞,但贪婪如大公国际竟“左手评级、右手咨询”明目张胆地“买卖评级”,分别收取13家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逾7800万元、18家公司债发行人逾1.2亿元。


且不说,这家私企为博眼球打着民族评级招摇,仅是下海创立“丝路互金网”,从看门人变成运动员,就已注定其心术不正,多次警告无用,竟还以“不正当处罚或引发系统性风险”要挟,这也难怪成为“众矢之的”被重罚以儆效尤了。
 

毕竟,债券评级是特许经营,资质是政府给的,只要拿到资质,给个“建议”就能“一本万利”,犯了错还几乎没什么处罚成本,整个行业全靠自律,又岂能让评信用者真讲信用?
 

但中国未如西方那般注重信用,说到底还在“土壤”不同——西方脱胎于商业社会,以契约构建社会基础,自然注重规则法治,而中国起源于农耕文明,以三纲五常和家族统治收敛社会,即便从君臣皇权到现代社会也未能摆脱以人情关系为社会纽带。


再加上,中国崛起速度太快,市场规则等诸多方面未做好准备,以致被问题牵着鼻子走,评级市场混乱,信用被异化也就是必然。



信用关系是中国绕不过去的坎


但不管怎么说,信用关系定价权、事关国之根本,是中国绕不过去的坎,也是中国必须攻克的阵地。


虽然当初地方经营城市确实极大地释放了生产力,但走向巅峰也意味着迎来“否定之否定”,行政之手太长反而干扰了市场运行。


因而,十九大定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并多方面强调诚信、公信力和信用建设的重要性。
 

但信用问题的解决并非领导指示、部门喊话就能一针见效,营商环境的打造也不是有关方面发几份文件是或“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态度转变就能一时收获的。


这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既有标普、穆迪、惠誉独资入华对国内信用评级市场洗牌的倒逼,又有芝麻信用等渗透各行各业推进个人信用的助力,还有区块链、大数据等科技加速联网及征信体系的成熟,更有多部委、多城市联合提升营商环境,建设信用城市的政策驱动,最关键还在于从人治到法治,为信用体系的建立匹配相应的法律法规和制度安排,以此大力发展信用产业,形成中国的“四梁八柱”。

 

如此再看国内市场之乱和中美贸易摩擦,冷静下来妥善解决内部争端与国际摩擦,为各国企业共创一个稳定安心的营商环境,才能让中国既能“安内”加快改革,又能“攘外”加速与国际接轨,真正以诚信服人!



多精彩内容请扫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福卡智库横板 1.5MB 宽度2189高度1095.jpg

德培论道横版2小版本 875 438.jpg



  • 其他文章:

政府专项咨询类

福卡智库财经传媒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