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产业经济

首页    >    福卡洞见    >    产业经济

生于风口,死于模式? 商业模式如何再造?

发布时间:2020-03-20    浏览次数:
0

导读:商业模式并非万能,当大家都以其为王之时,恰恰也是其掉下神坛之际,如今伴随行业和企业同时进入洗牌与调整,商业模式的再造已经开启。


据机构IT桔子的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死亡公司公墓”显示,截至2019年12月6日,2019年关闭公司327家。


从IT桔子的死亡赛道总体统计数据(包括历年来的死亡公司数据)来看,共有近6000多家公司被关闭。




这些公司中既有被风口吹起来的“猪”,也有已然成长为估值超过 10 亿元的知名企业,甚至还有10 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


从“阵亡”企业的死因来看,死于缺乏商业模式的企业占16%。


具体到行业,因缺乏商业模式而死的企业,占垂直社区死亡企业总数的34.43%,占交友社区死亡企业总数的36.11%,占服装服饰死亡企业总数的19.44%,占生鲜食品死亡企业总数的18.6%。


缺乏好的商业模式、把某个商业模式奉为圭臬,对企业持续经营都是一场灾难,毕竟,当某个商业模式被追捧的时候,恰恰也到了跌落的边际。



 01


商业模式面临再造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商业模式已无以为继,不仅去中介化压扁了曾经长长的供销链,以致经销商大批出局,而且开放分享的思维更将商业原先固化的载体全部打碎,如今谁都无法忽视线上的力量,不管是粉丝的膜拜还是共享的魔力,一切旧有模式都将被互联网“格式化”。


于是,一边,行业越来越无边界,并在产能过剩中蒸发与洗牌;另一边,企业属性越来越模糊,这不仅有经营多元化使然,更在于它越来越只是一个平台,比如,华为模仿小米1+4+X生态战略升级为1+8+N,通过其在5G领域的优势,从产品向全场景智慧生活过度,最终像12年前苹果那样,整合自己的生态链。




因此,当世界从单一实体维度变成实体-虚拟两个维度,创新颠覆就成为了常态,比如全球最大出租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全球最热门媒体Facebook没有一个内容制作人;全球最大住宿服务商Airbnb没有任何房产;全球最受欢迎的Costco的优势是售卖服务而非商品。


未来若连所有物品都带上芯片,物联网一旦成型,或许所有健康数据、货币流通都在光速之间,商业模式又岂能不变?



 02


商业模式再造四大要素




伴随行业和企业同时进入洗牌与调整,商业模式的再造已经开启。对此,企业究竟如何下手?且看商业模式再造的四大要素:


一是关系。


如果说农业、工业经济时代商业模式是基于事物,靠毛利率生存,那么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则基于关系,事物将变成零毛利率。


因为互联网或许不能改变10%的事物成本,却可能将90%的中间成本变成零。正如里夫金所言,互联网的最大贡献在于产生了协同共享的组织模式,零边际成本社会到来,未来商品和服务将趋于免费。


比如在美国一座中等城市,八成的汽车可能取消,人们将使用更便捷更便宜的“汽车共享”。数据显示,每次汽车共享都可以少生产15辆汽车。相比当前全球数十亿的轿车、公共汽车和卡车,如果全实现共享,2亿辆车就可以满足人类需求。


既然基于事物的毛利率越来越小(趋零),即不能只从事物本身赚钱,那么有句话叫“羊毛出在狗身上”,就要从事物的关系上赚钱。


尤其在产能过剩下,产品在质量等方面都无差异之时,关键就在于能否吸引人气,经营好用户关系。


因此对商家来说,以前经营实物,现在经营关系,实物是手段,用户才是资产——从共享房屋到共享汽车,“共享经济”模式即是典型。尽管共享模式在中国被炒作、洗牌,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环保节能要求的提高,共享经济仍将是未来商业模式的大方向。


二是连接。


因为互联网的基因是 “三互”,即“互联、互享、互动”,互联网将实体系统的“N”,通过互联在信息系统聚集成“1”,由于信息交互创造新的价值,再回到实体系统在“N”中实现。


如果说在实体系统,节点的价值是加和;那么在网络系统,节点的价值是乘方,互联网的价值与节点平方成正比,即从N+N到N2。从这个意义上讲,互联网既是节点的连接器,更是价值的倍增器。




更进一步看,PC时代互联网连接网页,移动互联网连接人,“互联网+”则让互联网连接需求与供给。互联网是大开放,可以组织强大的生态系统,将所有供应商、合作商、分销商、服务商到用户全部互联互通,企业由此变成“平台”,因此,商业模式再造需要以“连接”打通“奇经八脉”。


毕竟,相比工业时代的正态分布,互联网时代的分布是幂律分布(80%的财富集中于20%的人),比如支付宝、微信都属于赢家通吃型(适应度最大的节点占有所有连接,而其他所有节点几乎没有连接)。


未来,随时随身的连接可能是“人物时点”的自由“连接”,届时,产品是1,社群是0,基于产品和点建立连接将加倍变现商业价值。


三是嵌入。


既然未来将“连接一切”,那么商业自然将呈现“大平台+小而美”格局,企业要么处于中心,自己变成一个生态系统,要么融入其他人的生态,甘心做个节点。这也意味着,单打独斗的时代过去了,企业将在彼此嵌入中发挥“1+1〉2”的力量。


比如,疫情期间,京东发起“餐饮零售发展联盟”,有49个餐饮企业完成入驻京东生鲜的流程,包括嘉和一品、老城隍庙、紫光园,还有102个餐饮企业即将入驻;据2月27日淘宝发布的《淘宝经济暖报(十一)》,“过去 1 个月, 16 万线下餐饮、食品企业通过淘宝、饿了么转战线上。其中开淘宝直播的,比去年同期多了121%。”


这种嵌入还只是构筑一个各司其职的战略联盟。互联网时代,当虚实彼此融合,“嵌入”需要把准位置,一旦掌握入口,那么企业就好比电力公司,“哥卖的不是电表,收的是电费”。


四是重组。


伴随电视台、报纸等广告模式,被越来越快的信息速度碾压,原本基于信息不对称的商业模式被“釜底抽薪”。在这种旧模式的淘汰中,行业洗牌是商业模式的“炼金石”,强者将通过兼并重组、攻城略地,进而收拾行业残局、调控战略格局。


而这种大浪淘沙也将迫使企业加快商业模式创新,因为模式一旦被复制,其边际效应递减,除非拥有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让他人无法复制,或者,即便被复制,也因在创新上保持领先,以致他人不可持续。


尤其是当未来各类芯片全部武装、数据如光速流淌,真正万物互联,商业模式的创新势必将需要在“三个世界”(物理、网络和数据世界)中自由穿行。


比如传统零售就被互联网平台极大替代,但体验型、便捷性的门店可能存在,因为消费者依然有这样的需求和生活场景。


实际上,商业模式的再造将是关系的重组,关键在于场景的切换。


企业却往往将思维局限于单纯的物理世界,将邮轮仅作为交通工具,将酒店单纯当成住房场所,殊不知,它们是个“创新空间”,邮轮难道就一定要达到彼岸?它也可以是移动的城市,体会游牧般的生活;而酒店为何不可能成为产品展示和销售的场所?酒店将顾客作为粉丝,卖艺术、卖体验,又何尝不可!


如此看来,不管是连接嵌入还是关系重组,商业模式的再造都将让企业重新卡位。


而这种位置、次序的重新洗牌,则取决于企业的“自知之明”以及创新思维。


  • 其他文章:

福卡内参

福卡智库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