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产业经济

首页    >    福卡洞见    >    产业经济

德培论趋势:直击养老产业

发布时间:2016-09-05    浏览次数:
0

我们已有2亿2千万左右的60岁以上老人,占比达到16%,65岁以上占比达到10%,到2020年,60岁以上的总数要达到2亿4千万,差不多占比人口的18%,到了21世纪的中叶,在中国3个人里面就有一个老人。


我们有这样的一句话:走得太快,灵魂落在后面!


中国老年社会的发展速度,几乎是跑步进入老年时代。法国人进入老年社会花了116年,德国花了60年,美国花了40年,日本花了24年,我们国家只用了18年。18年就迅速的进入了老年社会,这样对整个老年社会,方方面面没有做好准备,其中最根本没做好准备的就是钱。


在养老方面,北欧做的相当不错。这些老人退休了以后,到处旅游,基本上都花完了银行里面的钱,到了80岁,他就进养老院养老。但是今天,需要养老的这一代人的理念,还停留在养儿防老的层面上,实际上养得住吗?


我们国家目前的养老状况,有一个数据:3790。3%的老人进入真正的养老机构;7%的老人在社区机构养老,它可能比较简陋,甚至带有一点民居的特点;90%基本上是居家养老。就上海的养老金水平而言,老人平均养老金只有3284元,所以让这90%的老百姓直接进所谓的养老院经济上也不支撑。


但是社会需要去解决养老的问题,目前在各个区它都有相关政策,比如说你建一个床位,区里给你贴1万块钱,市里再给你贴1万块钱。另外如果说这家养老机构正常运行的话,每天再贴你80块钱,这80块钱,市和区里有分担的。另外对老人的保险,每人20块钱。这些补贴可以支撑吗?实际上在我们福卡的调研中还是不支持的,无法真正解决老年人一系列的需求。同时,政府还有一个规定,针对我们的养老机构不能去赚钱,在养老过程中的支出这笔账相当多,所以如果纯粹说养老要去赚钱,在市场上真的很难。




3790中要解决90%这个事情是伤脑筋的。如果进养老机构养老至少需要四五千费用,但实际中居家养老的老人,他们大部分子女是有经济条件的,也愿意把父母送到养老院。但是有许多人不愿意去,这是为什么?因为一个人的生命活力首先在于他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活,如果换一个所谓的养老院环境,他的心里状况是不一样的,所以说居家养老90%还不完全就是因为经济问题。



那如何来解决我们90%的问题?



现在一些区县搞了一个所谓的“三床联动”,医院的病床,居家的病床,和相应简陋的社区机构的床。而且有些街道做得也不错,针对居家孤老的老人,会有义工或居委会专门安排的人,每天进行联络照料。另外,再把有关方面的补贴在这里面进行综合协调,这种模式估计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我们社会为此提供的条件及我们自己的一些理念,目前并没有完全调整过来。我们过去约定俗成,老人就是60岁,实际上现在许多60岁退休的人,因为丰富的生活物质条件,身体都棒棒的,精力也相当旺盛,如果说这个时期要让他进养老院养老,对于这样的理念要有所颠覆。



现在有一些从研究角度提出来的一种新划分标准:比如说25岁以前是青年人,25岁到45岁是成年人,45岁到65岁是中年人,65岁到75岁是小老年人,然后再加10后是中老年,85岁是老老年人,100岁以上是长寿老人。



国际上提出“流动式养老”,就是在这种年龄,老人完全可以去世界各种旅游,这是比较潇洒的一种养老,当然有一个前提就是你的经济条件要能够支撑费用。


从面大量广的角度讲,养老在政府官员认为是一个事业性、公益性的,但是我要在后面加一个产业,是一个公益的产业。从面上去看,好像我们市场拓展很难达到发达国家的规模,但因为中国盘子太大了,哪怕是3%,那也是相当大的,就3%这个市场,现在依然正在处于开发状况。


有许多企业家去考察日本养老机构,日本虽然只有24年,但它相对是一个富裕的发达的国家,在日本的养老机构里,老人健康、老年医疗,甚至各种疾病都会全部帮你搞定。所以很多企业家考察回来,感叹如果我们国家做到这种程度,那把父母送到这样的养老机构也就放心了。所以从市场的角度来讲,我们国家还存在养老产业的市场,哪怕是3%。相对高净值的人群来说,他们的父母确实有这样的诉求。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企业也有它的发展空间,甚至有一些地区组建了类似的养老基金。


在高净值人群中,他们自己不进养老院养老,但对保险养老这样的金融理财产品情有独钟。与金融有关的养老话分两头,一头是境外的,一头是境内的。境外的有一个集中现象:就是到香港去买保单,各种各样的保险中,其中有一个就是以养老名义的保单,但是对于把养老保单以金融衍生商品这种形式表现出来始终是有警惕的。这场危机还没有结束,百年一遇的危机都是通过各种各样所谓的金融产品给你概念延伸。另外一种境内的带有金融、开发商这两种结合起来的所谓的养老保险,这些概念很诱人,但是依然是有风险的。


在养老各种各样的设备中,全世界大概有6万个养老的器具,其中日本占4万个,而我们国家还在初级阶段,只有2千个产品。对于一些养老院来说,并不能买得起这些设备,所以有一家公司提出“金融租赁”的概念,通过租赁,能够便宜地让那些居家或者养老机构先使用这些设备,然后把它平摊到未来,这样的一种商业模式还是比较看好,因为它毕竟不是投机的。


所以从这些角度来讲,有一些预测机构预测“未来15年以后养老将成为最大的产业”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它被称之为最大的产业不仅仅是养老机构本身产值,它涉及到整个围绕养老的产业链以及产业生态。


  • 其他文章:

福卡内参

福卡智库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