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宏观政经

首页    >    福卡洞见    >    宏观政经

什么?又一轮全球经济危机滚滚袭来?

发布时间:2019-05-09    浏览次数:
0

导读


眼下的贸易摩擦僵局、美国政治动荡成为全球的风险要素,又将推动新一轮金融危机。



危机火苗乍现


形势非但没有好转,还有点急转直下。
 

中美贸易摩擦经历八、九回合,到了关键的冲刺阶段,越到最后,往往也就越胶着、越艰难。触碰到关税税率、关税减让等核心利益,双方互不退让,两国最新的磋商也在不涉及具体进展的务虚通告中结束。
 

华为事件掀起的风波还没有平息,特朗普又忙着开辟新的贸易摩擦战场——终止对印度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对印度开刀;在汽车关税、油气项目上,对德国磨刀霍霍。


贸易摩擦拉锯战、持久战产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后果,中兴通讯因遭美国制裁2018年巨亏69.8亿元,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等地的大豆价格受出口停滞影响跌至十年来新低,曾让特朗普吹嘘的4.1%的高增长一去不复返,经济正加速衰退。
 

特朗普不但没有救火,反而提着油桶“火上浇油”——2020年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反倒削减作物补贴与国内福利开支,与之相对,军费却增加4%,达到7500亿美元。


国内民意沸腾,特朗普与美联储又在吵架,特朗普骂美联储这帮人是疯子,加息丧失理性了。

 

即使美联储最近决定做两件特朗普最希望做的事情——停止加息和停止缩表,也没有缓解特朗普的不满。


外界担心,一旦特朗普试图解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引发一场历史性的法庭大战。美国政局动荡不已。



危机源头


两年前福卡就预测新一轮金融危机在2018年开启,阿根廷从2018年4月起连续九个月负增长、俄罗斯经济已经萎缩到悲催的地步等都印证了这个预判。


眼下的贸易摩擦僵局、美国政治动荡成为全球的风险要素,又将推动新一轮金融危机。
 

风险要素中美国较亮眼,美联储是美国金融体系的总代表,并不希望看到资产价格暴跌,通过间接的办法做强美元乃形势所迫。
 

但特朗普不是这么理解的,如果造成股票市场暴跌、通货膨胀等问题,进而导致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他肯定会把所有这一切愤怒、抱怨全部扣到美联储头上。
 

美元陷入撕裂,这或将金融危机推向深渊。
 

危机降临,几乎所有西方主流评论家都指向发生动荡的阿根廷、利比亚等国家内部,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对现行资本主义体系的挖掘与剖析。
 

英国政治经济学家斯特兰奇却一语中的:“西方的金融体系很快变得与一个巨型赌场没有什么两样,高耸的办公大厦里满是一支接一支不停抽烟的年轻人,他们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的价格不断闪烁变化,他们就像赌场里的赌徒一般……”


此言道出了金融资本的敛财性、投机性。金融资本最喜好动荡,它们厌恶市场稳定就像细菌厌恶真空一样。
 

美国充斥着大量资金,为转嫁危机,将会全球寻机,例如,如果中东动荡加剧,那毫无疑问将给做多原油带来强劲机会,海湾国家的庞大资金将再次在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带领下,一路推高原油。
 

而庞大金融资本的源头是货币超发,可以说石油价格飙升是货币杠杆作用的结果,必将随“货币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放水后再收拢即去杠杆化而价格骤降。一旦货币流动性收紧,避险情绪降温,经历“七年之熊”、翻身曙光乍现的黄金将加速筑底。
 

无论是黄金价格被打入谷底,还是石油泡沫破灭,都预示着新一轮金融危机将滑向深处。



新兴市场首当其冲


就目前态势来看,主要的转嫁危机对象将是新兴市场国家,这意味着新一轮危机前期主要在新兴市场国家展开。
 

这是因为:金融化后的货币变成一种特殊的资本,即国际游资,它转移频繁,对市场变化极其敏感,哪里有获利机会,它就涌向哪里。
 

2008年金融危机后,金砖五国建立了领导人会晤机制,要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声,新兴国家呈现崛起的迹象,但这种崛起主要是体系性外因推动的“刺激——反应”模式,是一种既真又假的繁荣。
 

国际游资奔着外在的增长势头一股脑儿涌入,美国几轮量化宽松、接近为零的利率也使得便宜的资金随手可得,土耳其、南非、俄罗斯等国美元债规模飙升,单土耳其2017-2018年欠债规模就达7000亿美元。
 

不过,在二战后美欧主导的“消费国——加工制造国——原材料提供国”全球化分工框架内,新兴市场国家要么是原材料供应国,要么是生产加工国,无论哪种角色,都决定了经济结构单一是其大概率(中国因市场宏大而产业完整除外)。
 

工业体系一塌糊涂,原来单一的资源或产品出口也遇上全球贸易的收缩期,导致出口赚美元的能力羸弱。而在美元计价货币体系下,美元就像是操纵跷跷板的开关,一旦开启自己的上升之路,也就开启了残暴的搜刮之路。
 

2018年以来,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美元走强,增加新兴国家的债务负担,外汇储备不足以偿还到期外债,债务危机警报拉响。


同时,在强美元周期中,俄罗斯卢布2018年对美元贬值21.1%,土耳其里拉贬值幅度高达40%,菲律宾比索贬值更是超过50%,通胀企高;为抑制本币跌势阿根廷8天内接连3次“绝望式加息”、土耳其“绝望式加息”300个基点,又造成企业盈利能力下降,资本回报率及本地资产价值亦收缩,那些以精明著称于世的资本家们,对不赚钱的国家唯恐避之不及,资金将急速、大规模地转战更有钱赚的地区。
 

这样,一放一收之间,“绵羊”身上的毛被薅走了。新兴国家的“起飞之殇”将在2019年上半年堆积爆发。



金融安全岛不再安全


新兴国家深陷危机,美国将跟着遭殃。1997年东南亚危机后,当地的领导人都在大呼自己被美国收割了,但问题是,这场危机其实严重侵蚀了美国跨企在当地的盈利能力,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你要干死我之前,也要想清楚,你极有可能陪葬”。
 

而往深处分析,美国危机露出獠牙还有其内在的逻辑:汹涌的资金从新兴国家撤回美国总部,由于贸易战破坏了全球产业供应链,而新的产业链条还没有建立,东南亚国家无法完美地接替中国,庞大的资金也就无法对接产业,只能留在金融体系内循环。
 

但以往的量化宽松、低利率促使公司大肆举债,公司借的钱不是为了生产性投资,而是回购股票、推高股价、为高管创造奖金(这也是美国股市走高的原因)。


美国公司债规模激增至7.5万亿美元,其中约45%被评为“BBB”级——仅比垃圾级债券高一级。还不止这些,杠杆贷款规模也急剧扩大,这些贷款大多作为“债务抵押债券”出售给投资者——就像21世纪头10年次级抵押贷款被重新打包并出售一样。

 

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惊人的相似。回流的资金加入了债券市场,助涨股市。


然而,美联储会“鹰”姿飒爽,紧缩货币,美国的经济振兴将昙花一现,毕竟,2018年漂亮的GDP主要依赖本国人民超前消费,是特朗普的减税刺激出来的,是用财政赤字烧出来的,基本面很脆弱。
 

与之相伴,由于投资者的恐慌,公司债券价格将崩溃,股市将被迅速做空,天量资金又开始从美国撤出,不过,这次撤出将不是去追寻新兴国家拉高出货的投机点,而是规避美国金融危机的风险点。新一轮危机后期将在美国爆发。
 

2008年危机源于自由市场扼不住金融创新的冲动、金融衍生品过度导致的蒸发,而新一轮危机将是“近十年政府滥发货币形成的过剩货币的爆仓”。2008年危机时,美元仍被视为金融世界的终极避风港;而新一轮危机中,货币注水是其源头,滥发美元透支的是国家信用,这必将对美元地位产生根本性动摇,世界金融安全岛将不再安全了。



中国转危为机


美国是量化宽松的“始作俑者”,其金融资本也势必会对中国发起狙击,不过,中国具有全产业链工业体系,在其基础上形成盈余的外汇储备,1998年那场金融危机香港特区就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动用外汇储备果断入市干预,最终迫使国际炒家落荒而逃,倘若美元再来收割,中国还可能取得新的保卫战胜利。

 

中国在货币宽松上固然也曾亦步亦趋跟随美国,但由于中美两国经济成长方面存在差异性,中国大量的货币沉淀在基建、城市化项目上,“实体“消解过剩货币的途径远没有美国“虚拟”消解那样猛烈。


并且,中国在2016年主动刺破泡沫时,是在中央自上而下有效管控中清理金融烂账、整顿金融乱象,风险并未蔓延。

 

可以预判,中国在新一轮金融危机中“应声落下”的概率并不大。中国不仅不会沦为“灾区”,而且还将从中获得机会,因为美元地位下跌本身就给了人民币逆袭的机会。


包括俄罗斯、澳大利亚、韩国和新加坡在内的30多个国家已和中国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中国与俄罗斯、伊朗、埃及、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马来西亚等国做生意可直接用人民币结算,美元衰落、人民币升起的趋势将不可逆。
 

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又将巩固中国的经济安全岛。届时,美欧、其他新兴国家在收拾金融危机残局时,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国际秩序影响力将在不知不觉中迎头赶上了。


18年前,美国把中国“拉入”WTO后,原以为就此把中国套牢在全球产业链的低端,却不料竟然了中国崛起的机遇。


18年后,又一次机遇摆在了面前。


了解更多



福卡智库公众号此前金融危机相关文章:



1. 网站更多精彩内容请扫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jpg



  • 其他文章:

政府专项咨询类

福卡智库财经传媒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