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宏观政经

首页    >    福卡洞见    >    宏观政经

特朗普已经掀开底牌,有些人还在沉睡!这才是真实的美国!

发布时间:2019-05-24    浏览次数:
0

导读


美国自己“玩自残”,却对中国表现得如此过敏,不过是赤裸裸地反映了国家的本质。



就在一些人还纠缠、争辩究竟是谁毁约导致目前中美贸易冲突升级之时,特朗普一番赤裸裸的讲话揭开了底牌。
 

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几轮美中磋商之前他曾经告诉过中方,美中之间的协议不可能是对等的(50-50)。由于中国过去的贸易做法,协议必须更有利于美国。


依此,贸易磋商动不动翻脸的前提已经内置其中,如何能好好地继续?
 

实际上,自去年特朗普举起贸易大棒,依据301调查结果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对中国商品大规模征税开始,中美冲突就拉开了序幕。
 

中美贸易冲突起起伏伏,贸易磋商一波三折,不过都是过程中的插曲,中美关系的大方向已然确定(详见《特朗普又变脸了!中美关系图穷匕见?》)。



1美国的焦虑


美国咄咄逼人折射出美国当局以及精英阶层的“对华焦虑”。


虽然横向来看,整体上,美国实力依然首屈一指,但从纵向及相对发展速度来看,美国多少有些不进则退的态势。这在不同领域的事件和数据中均有所体现。
 

政治外交上


美国除了在全球范围内实行收缩性战略外,还遭到一众铁杆盟友“大反水”。


在耶路撒冷归属表决投票中,190多个国家的投票只得到9票“拥护”票,主要盟友无一支持;

在对外贸易中,遭到盟友在内的全球国家的一致抵制;

沙特戕杀记者卡舒吉事件,美国的反应让其形象大为受损,让盟友与美国增添嫌隙;

在伊朗问题上,日欧公开跟美国唱反调,对美国抛弃伊核协议、单方面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制裁政策表示不满。


昔日一呼百应的世界盟主,眼下几成目中无人、横冲直撞的孤家寡人。
 

在经济发展上


2000年,美国GDP占全球GDP的比重超过30%;2018年这一比值降到24%左右。


同期,中国GDP占全球GDP的比重从不到4%提高到16%左右,中美在经济总量上的差距逐渐缩小。


目前,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约30%,而美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约16%。


同时,一家独大的美元结算体系遭到多元贸易的抵制,并且从去年开始,海外买家开始减持美债。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前8个月,海外买家持有41%的未偿还美国国债,为15年来最低比例,而2013年时这一比例为50%。
 

在社会问题上


种族歧视、贫富差距、驴象之争……美国窝里斗愈演愈烈;美国社保局数据还显示,从美国人2017年的年薪中位数30533美元来看,有近50%的美国人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去年中期选举前期出现的种族歧视更是深度撕裂着美国社会。
 

美国在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呈现的孤立、衰落和骚乱态势,令美国当局“急火攻心”。


自身问题越来越多,但眼看着中国却表现出蒸蒸日上的势头,消停多年的“中国威胁论”重新提高调门,“妖魔化”中国开始蔓延。


非理性的狂躁正替代很多人心中那个曾经一度友善的美国。



2祸起萧墙之内


美国相对颓势,表面上与中国直接有关。毕竟,中国经济起飞确实是搭了WTO的便车。

 

当初美国本想借道WTO将中国坑成一个倾销市场,想着“WTO这么多条约中国还能翻天?”以为开动印钞机就能买遍中国产品,结果做高端的美国负债累累、贸易赤字持续增加;做低端的中国反而变成第一贸易大国、美国最大债权国。
 

如今“反咬”中国一口,以WTO对美国“很不公平”来说事显然违背事实。中国当年加入WTO谈判何其艰难,历经15年才得以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对相关产业的保护本身就在协议之内。


更不要说,WTO成立前后,规则都是以美国为主制定的,多年来它更是“熟练”利用多边贸易机制规则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况且,美国大部分高端制造业都在本土,为其贡献了差不多接近20%的GDP。中国此前粗放式发展阶段更多是承载了发达国家低端污染产业的转移,以廉价劳动力、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打了翻身仗而已。
 

如果非要说中国占了便宜,不过是趁着当初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心有所偏移,军事力量被拖入长期的非对称性作战时,中国恰好能抽身“苦练内功”。
 

冷战结束后,老对手苏联不复存在,继承者俄罗斯元气大伤,短期内再无对手的美国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911事件爆发后,美国更是将远在中东沙漠的恐怖分子作为首要打击对象,长期“东征西战”“自废内力”。
 

有数据表明,本世纪以来的10多年间,美国发动和参与的战争,付出军费达17万亿美元之多,而这却为中国赢得了宝贵的黄金十年。
 

而次贷危机十来年,众多新兴国家遭受重创,中国在此期间却不断迈上新台阶,坐实世界经济老二地位。


环顾全球,几起几落,也就只剩中国是最具潜力挤压美国领导空间的世界大国。
 

从地缘来看,中国幅员辽阔,控制着广袤海域,在亚洲占据着类似于美国在美洲地中海的主导地位。
 

而且,中国在亚洲贸易中占比超过60%,而美国不超过25%,这些年中国还通过“一带一路”、基建援助等强化与亚洲国家的合作,大有将美国从亚洲挤压出去之势。
 

从军力上看,2017年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军事实力以每年1%的速度在增长,而中国则在以6.2%的速度增长,歼20问世、航母“下饺子”、识别隐身的米波雷达问世等,军事力量突飞猛进。
 

除了经济体量上的增长,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升,在互联网、无人驾驶、人工智能等新科技领域风头无两。
 

横看竖看,中国已成威胁。


当年盟友日本直逼美国之时,美国都把它“扼杀于摇篮之中”,更何况并非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中国?多渠道、多手段地压制中国已是本能之选。
 

但从前述分析可见,中国崛起不过是恰好把握住了历史机遇,又肯潜修内功,美国相对衰退与中国无关,说到底是“祸起萧墙之内”。
 

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为6210亿美元,创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特朗普削减逆差的承诺不仅没兑现,反而把奥巴马任期八年减少的794.05亿美元贸易逆差全部抹平。去年开始对中国举起贸易大棒也并未帮上美国的忙,2019年3月美国份贸易逆差为500亿美元,比2月上升1.5%。
 

事实上,美国作为世界经济体系的霸主,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就必须承受其“反噬之苦”。
 

关于这一点,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早在70年代初就为美国算好了大命: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要求美国发生长期贸易逆差,但作为国际核心货币要保持币值稳定,美国又必须长期贸易顺差,美国经济必然要为这一悖论所困,而美元的特殊地位也使得美国在金融黑洞的方向越走越远。
 

美元强势结算货币,金融业取代制造业成为核心部门,主要的金融业、服务业占美国经济总量的80.2%,而工业却仅占18.9%。
 

社会财富进一步向华尔街精英集中,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相对萎缩,造成美国国内产业空心化。再加上制造业外流,全球劳工竞争,直接导致以中产阶层为主的菱形结构变异、塌陷,社会结构向着不稳定的贫富两极分化。
 

这群失业的中产阶层人群不仅痛恨发展中国家的工人“抢了他们的肉”,也恨顶层资本家“喝了他们的汤”。在这个大背景下,美国民众的意识形态发生了极端分化,进而加剧政治分裂。
 

收入差距拉大、中产阶层萎缩,以至于温和立场声音减弱,极端思想丛生、政治极化严重。权力分割与制衡变异成为“否决政治”,代表美国民意的两大政党越来越“互相不买账”,相互攻击、恐吓甚至暴力事件密集发生。
 

以上观之,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不断萎缩的中产阶层、极端化的政治撕裂,都将美国导向了一条“自残式”的大国衰落之路。



3根本性缺陷


当然,毫无疑问,美国依然是当今世界上发达、先进的经济体,但其自身的根本缺陷也注定了美国终将难逃踏入历史岔路口的宿命。
 

当年亚历山大·泰勒对约两千年前雅典共和国衰落进行的总结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民主政体在本质上永远是临时的,它根本不能作为永久的政府形式存在。因为大多数人总是投票给那些承诺从公共财政中给自己最大利益的候选人,结果是每一个民主政体都终将因为宽松的财政政策而崩溃,并将被专制政体所取代。”
 

如今美国就显示出被选票绑架的趋势,两党为争夺选票往往会以国家的长远发展为代价。
 

从发展规律看,从希腊民主的衰亡,到罗马共和的垮台……历史上民主制的几番起落兴衰,似乎都有这么一条无形的线在牵引。
 

而从国家发展的一般规律看,历史上最伟大文明的平均年龄大约200岁。从西汉到东汉,再到清朝,中国稳定的朝代一般也都是200年左右更迭。
 

在此期间,这些国家都会经历“束缚——精神信仰——伟大的勇气——自由——丰富——自满——冷漠——依赖——束缚”这样一个发展兴衰的轮回。
 

如今回过头来再看美国,为所欲为“任性退群”、挑起贸易冲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底层民众过分依赖特朗普政府班底的力量来扭转乾坤,这个曾经让人仰望的国家似乎也走上了这样一条轮回的老路。
 

再加上,特朗普离经叛道,一方面要借大幅减税拉选票;另一方面又专制强悍,可以不经过国会批准就发动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可以推翻前总统签署的所有法律,退出所有的自贸协定等一系列做法,与美国以往推崇的理念背道而驰,进一步将整个美国推向撕裂的岔路口。



4国家的本质


如此看来,美国自己“玩自残”,却对中国表现得如此过敏,不过是赤裸裸地反映了国家的本质。
 

一般而言,国家本质是共同的区域、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文化意识和相对统一的经济模式联合在一起的共同体。而美国要维护的正是“美国至上、美国优先”的国家利益,又怎能忍受美国不再优先?
 

再加上,美国的国家边界被严重突破也超出了美国可承受的限度。


曾经,美国张开双臂欢迎世界人民,移民成为成就美国辉煌的重要推动力,但当移民成为美国社会的问题,美国也招架不住了,开始修建各种有形无形的围墙,恰如中国秦代修建长城以抵御外部冲击。


去年,来自中美洲7000多人的“移民大军”步行约4500公里,向美墨边界这个“最后防线”前进,特朗普也不管什么“自由迁徙权”,不单派出驻边境兵力来对抗移民大军,还呼吁马上修改移民法,甚至计划废除“出生公民权”。


以建立隔离墙为标志,阻隔外部、自我封闭的新时代“长城”正在美国恣意“生长”。
 

再者,全球老大地位动摇,美国国家机器也被动地不适应了。
 

对外,中国在贸易矛盾中的决不妥协和在南海当中的强硬态度,再加上美国身边的一帮小弟也不听话,这些都让美国很不适应,毕竟多年的霸主从来都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今竟然有人敢反抗、敢不听话,这让美国“很没面子”。
 

对内,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本质上是在修补,但这双鞋已经不合美国脚了,尤其是制造业向外转移,收入分配政策却没有配套。
 

特朗普能想到的对策,只有提高工人就业率,实行“再工业化”,给制造业更多订单,政府的政策显然已经与社会经济的时代转型脱节。
 

此外,近年来,攻击、排斥和防备华人、贸易保护等愈演愈烈的美国反华思潮也撕碎了建制派标榜的“自由女神”。
 

而且可以明确一点的是,揭开表面的“自由”面纱,西方的政治制度根本上依然深深打着自私的烙印,它的核心也是一种统治——西方人对其他民族的统治。
 

毋庸置疑,中国崛起的确伤了美国的“自尊心”,但是美国整体社会进入历史岔路口却是谁也掩盖不了的事实。


了解更多

福卡智库关于贸易摩擦及中美关系的部分文章:

······


1. 网站更多精彩内容请扫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jpg

  • 其他文章:

政府专项咨询类

福卡智库财经传媒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