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记住账号
  • 两周内自动登录

区域城市

首页    >    福卡洞见    >    区域城市

如何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这是我们十余年研究的要点

发布时间:2022-05-13    浏览次数:
0

5月6日,《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重磅出台。这也是继2012年党的十八大提出“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以及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后,再一次从顶层设计层面明确城镇化建设的重心和路径。

概括而言,县城是城镇化发展的重要载体,提升县城发展质量,增强县城综合承载能力,对促进新型城镇化建设,进而激发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具有重要意义。

正是基于城镇发展对我国经济全面、平衡发展的重要性,福卡智库早在2008年开始就对县域经济以及城镇化发展进行深入研究分析,并发布了相关系列报告。

本文对福卡智库有关城镇化建设的分析研判脉络进行梳理,以便读者能够对国家政策以及中国城镇化建设有更全面、深入的理解,并对县域经济发展有一个系统性的把握。

在2008年的《新型城镇化的“命门”?——城市建筑进入“灵性”时代》系列报告中福卡特别强调:

中国在当下面临着如何让经济结构由“投资+外贸”向消费平稳过渡以及如何化解日益突出的城乡两元矛盾的两大主要难题。

而城镇化则作为未来经济的突破口被推到第一线,目的旨在解决过去留下的经济结构失衡和城乡二元发展失衡。

随后在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首次召开后,福卡便在《新型城镇化(一)——“四项基本原则”》一文中总结了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四项基本原则”:

坚持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坚持“人”的城镇化;坚持“十不准”原则;坚持绿色、低碳、智慧的城镇化。

在后续的《新型城镇化(二)——小城镇大发展、大城市缓发展》一文中福卡认为:

虽然国内小城镇的发展处在一个“上下两难”的尴尬位置,但在基础环境、战略定位、人口导入、自身特色等方面的重要支撑下,未来小城镇发展存在巨大潜力。

同时,大力推进城镇化也带来了更多新的商机。《新型城镇化(三)——行业商机》中预判:

一方面,在小城镇吸纳农村人口的过程中,将带动住房及商业配套服务等需求,进而反映在土地交易上。而一旦开启全方位的土地市场化交易,那就等于再造了一个“暴富的金矿”。

但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不能再走土地城市化的老路,这也意味着以前靠卖地,现在要靠产业,不同城镇将培育适合自己土壤的产业,未来“以产兴城、以城聚产”——这种产城联动、融合发展将逐步造就特色城镇。在特色化积累的基础上,逐渐向综合化发展延伸。

针对此次《意见》中重点提出的以县城为承载带动县域经济发展,福卡此前也已进行了相关研究。

在2012年《福卡分析》的《县域经济的战略突破口》一文中我们提出:

县域经济作为城市经济与农村经济的纽带,承载着均衡国策的历史使命,是城乡两元问题的落脚点,然而现实中的县域经济突破还面临着共同的难题。

首先,产业链条短、生态单一使得县域经济“小而散”,难以形成集群效应;其次,发展模式单一、低端化使县域经济的路越走越窄;再者,“空心化”使县域经济难上台阶。

总体而言,县域经济目前的困境主要源于自我定位不清,发展没有方向。县域突围的关键是在复杂多变的坐标中认清自己的定位,并把握县域经济战略突围的核心要素。

在县域经济发展困于乱局的背景下,2019年福卡分析《县域经济:困局、变局、破局》系列文章中再次强调了县域经济破局的紧迫性、重要性和必要性:

在城市转型升级、城乡一体化与乡村振兴等一系列城乡发展战略推动下,县域作为城乡之间的纽带,将是填补城乡之间经济发展差距、破局“城乡二元割裂”现状的必然选择,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有效途径。

而无论当前县域经济发展面临多少困境,可以肯定的是,县域改革实质上是一场统筹协调城市和村镇发展、消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革命,“无论怎么变,变的主基调已经确定”。

未来县域经济将不再是封闭的“诸侯经济”,“唯有源头活水来”才能激活一潭死水。县域经济的再造更蕴含着中国城市发展的新逻辑和新空间。

而其中的关键在于能否实现以产业再造、组织再造、金融再造、营商环境再造等为首的十大功能模式再造。

不过,从提出发展县域经济至今,传统县域发展的路径依赖已遇到瓶颈,难以匹配新的经济形势。在2020年《福卡分析》的《县域经济的“金山银山”究竟在哪?》一文中我们分析认为:

在如今人口大规模流动、区域一体化的推进与全国产业转型升级等背景下,粗放的城市化、工业化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县域经济的“金山银山”将在于以生态化消解传统路线的短板,进而与城市化协同发展。

县域经济的生态化就是构建有效连接,进而形成如同生命体的有机循环。从整体看,物流链、资金链、人才链等环节打通外部连接的同时亦将加速洗牌重构;从内部来看,公共服务配套、营商环境等软实力的完善将进一步激发县域自身活力。

当然,生态化并非追逐均衡发展,而将是在差异化发展中逐步融合为具有自我迭代调节的有机体。在生态化的县域经济中,县域将成为网络上的一个节点,不断向外产出的同时也能汲取能量,这也是“金山银山”不竭的价值所在。

在重点发展大城市以“强长板”,还是发展小城镇来“补短板”这一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问题上,福卡智库在2020年《福卡分析》的《以大城市为中心,还是以小城镇为网络?》一文明确提出:

以大城市为中心与小城镇为网络的发展模式并非二者居其一,而是并行不悖。

实际上,城市追求规模化、中心化,甚至要分个高低劣次,是典型的工业经济思维方式。

进入信息文明时代,原有的思维方式将面临调整。城市之大不在于“数量”上的堆积,而是从“数量”概念转变为“流量”概念,这意味着大城市的“中心”功能已经不再只是锚定于城市集聚多少资源,而是更多地关注城市“磁场”的强弱。

中国的城市化是以大城市为中心与以小城镇为网络的“双轨模式”进行。长期来看,小城镇之于大城市并不是“大鱼吃小鱼”的游戏,而是要构建互利共生的生态系统。

未来,大城市与小城镇将通过以功能联系为核心的网格化布局模式,构建“超级生命体”。各方从大的格局站位,进一步结构性分工调整,形成全域化、综合一体的格局。

有关详细分析,敬请关注后续发布文章。

获取研究报告方法


需要福卡智库有关城镇化建设的研究报告,请联系和您对接的服务老师,也可在公众号后台留言“城镇化”,联系服务人员获取。


在公众号后台留言的操作方式如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为切实帮扶企业抗击疫情,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工作和后续政策支持,福卡智库正开展《上海市各类企业受本轮新冠疫情影响专题调研问卷》调查工作,邀请您参与!




  • 其他文章:

福卡内参

福卡智库系列产品,聚焦中宏观形势、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等领域。专供各级政府领导、企事业单位高层领导战略决策。